读书堂 - 修真小说 - 天魔之引在线阅读 - 第七百七十四章 劫云散

第七百七十四章 劫云散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必然是某个秘宝引起的。你们想想看,即便是真灵本尊,这样的雷劫之下能坚持到现在吗?”罗以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众人纷纷点头,这样的雷劫什么样的生灵也不可能顶住的,能顶住的怕也只有上界的秘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万一是真灵本尊呢?”罗以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绝无可能,要是真灵本尊总会有些真灵的迹象的。可是从此人对抗的手段来看,绝无可能。他自己的手段最多不过修罗真身罢了。若要是真灵本尊怎么会修炼什么修罗真身的。”罗以秉坚决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人修罗道虽然修炼的不错,但是其实力主要还是来源于这件秘宝的。”罗以秉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得罗以秉如此一说,现场的人眼睛都火热起来,财帛动人心,这样的秘宝谁不想要呢?罗以秉当然把这些都看在了眼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瞎想了。此人已进阶化神。那是我们能招惹的起的。”罗以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这才如梦方醒。就算借给他们个胆子,他们也不敢打一个化神修士的主意的。见众人都息了心思,罗以秉才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足足一个时辰,这血色的匹炼才算消失。劫云此时也再无一丝的血色,开始慢慢消散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当众人都以为雷劫结束的时候。已经消散大半的劫云又开始聚拢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重新聚拢的劫云,还是降下了一道雷电,只是这道雷电实在小的有点可怜,比之金丹期的雷劫也强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劫云迅速消散。弄得大家一时间都是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    最无语的就是苏振了。眼见劫云都要消散了了,自己还一下也没有挨上。就在此时劫云反过来给了他一下,这一下打在苏振身上当然没有造成丝毫伤害,却是让苏振感到了极大的侮辱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振心道,你这是到现在才想起了我是正主吗。到底什么意思,大梁都被牛泗扛了,最后你拿个牙签砸我一下。这就算渡劫了吗?需要这么敷衍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不管苏振怎么想,这劫云迅速的消散了了。丝毫没有给苏振解释一下的觉悟。

        牛泗还在悟道。心魔劫却已经降临了。苏振坐在原地,脸上一阵阴晴不定,显然陷入了心魔劫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这怎么回事?”罗以朴问道。最后返回来的劫云把大家都弄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看不出来,这难道才是第二道天劫,可惜没有成功?”罗以秉自己也拿不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感觉好像是打不过,扭头朝对方吐了口痰。”罗以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四又瞎说了。我觉得大哥说的对,是不是这第二道劫云没有聚集成功呀。”罗以玺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没有成功的话,那此人是死了还是失败了?”罗以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样子多半还是失败了。劫云消散,这就是半途而废了吧。”罗以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与不是还要等下才知道。要是渡劫成功了,待会儿就该灵气灌注了。化神修士进阶时的元气灌注那是相当可观的。”罗以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你觉得他成功了吗?”罗以树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说,再看看吧,一会儿就清楚了。如成功了,这会儿心魔劫应该也到了。渡劫人自己虽然像是千年万年,几世轮回。但是在外人看来也不过片刻功夫。等等看吧。”罗以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苏振面色恢复了正常。与此同时修罗真身也解除了,苏振又恢复了其原来的体型。化神修士应该有的元气灌注并未出现,苏振对此并未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则是因为苏振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这个界面的生命,并未得到本源的认可。没有得到天地元气灌注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可能就是他是直接吞噬了曹无相的玉虚真魔,本身的元气已经够了,自然不会再给他另外灌注一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振饶有兴致的看着还在悟道的牛泗。不由的心生感慨,他也没想到自己的雷劫竟是这样度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悟道余波一直存在,显然牛泗并未受到心魔劫的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振身上突然气势一盛,一股仿佛实质般的杀气向着牛泗涌去。牛泗一下睁开眼来,双目精光四射,灼灼的看向苏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醒了?”苏振哈哈一笑。杀气瞬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了。”牛泗道。此时他才发现苏振并无恶意,若不是苏振惊醒他,他险些又迷失在大道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让牛泗不由的起了小心。自己现在境界太低,贸然参悟大道还是太过危险了。这几次要不是阴差阳错,自己怕是不知道迷失几次了。牛泗暗中决定,以后悟道还是做些准备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完事了?”牛泗看看天上,劫云已经消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完事了。多谢了。以后渡劫还找你。”苏振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拉倒吧。不带这样玩的。险些被你坑死了。”牛泗赶紧摆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不逗你你了。你我缘分大概也就到这里了。就此别过吧。”苏振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准备回去吗?”牛泗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人间界?”苏振问道。牛泗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说吧。我觉得这魔界挺好的。我还没有待够呢。以后的事以后再说。”苏振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你是真的放下了。”牛泗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我问了我师父。”苏振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牛泗当然明白,苏振如此说肯定是心魔劫的时候问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等涉及到自己心魔的私密事苏振肯说出来,他肯定是过了这一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说?”牛泗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每个人悲哀尽管不尽相同,但并不特殊。”苏振纵耸肩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知道苏振经历了怎样的绝望才能说出此话,但牛泗还是忍不住的心疼了一下。好在苏振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恭喜苏兄,得见真我,自此大道可期。”牛泗郑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不可期我倒并不太在意了。不过我感觉坑你一下,还是很快乐的,以后有机会再想办法坑你吧。现在我要走了,就不陪你了。”苏振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做个人吧!”牛泗直接给他一个大白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振丝毫不以为意,摆摆手身形晃了几晃就消失不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