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堂 - 玄幻小说 - 猎妖高校在线阅读 - 第七百九十七章 介于马人与独角兽间的神奇种族

第七百九十七章 介于马人与独角兽间的神奇种族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刚刚是不是有点过分?”

        拽着郑清进入舞池后,蒋玉一扫之前清冷骄傲的模样,脸上露出一丝惴惴,却强忍住没有回头去看那些女巫们的反应,只是在郑清耳边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郑清转过头,注意到女巫侧脸落下几根发丝,于是抬手帮她撩到耳朵后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蒋玉的耳朵顿时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分,一点儿也不过分!”男生没有丝毫犹豫,目光坚定,斩钉截铁道:“事实上,我觉得她们比你更过分!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巫眉眼又弯了一下,却仍旧忍不住叹了一小口气:“真的吗?我总觉得刚刚语气有些冲,如果教养嬷嬷在,肯定又要教训我了……而且,如果苏议员知道我在上林苑里胡说八道,会不会找你麻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说八道?”郑清眉头拧成一团,提醒她:“这个词儿可不好听……你胡说什么了?她凭什么找我麻烦!”

        当事人不在场的时候,他想怎么硬气就怎么硬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点胆量他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蒋玉飞了他一眼,但还是耐心解释道:“就是有关苏议员知不知道你今天来上林苑的事情啊?我刚刚骗她们说年前跟苏议员商量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没有吗?”郑清打断她的解释,举起三根指头,一本正经的强调道:“我可以作证,你确实跟她商量过了,我就在旁边……二比一,如果她不记得,肯定是因为她在实验室里呆太久,忘记这件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男生的话如此肯定,以至于蒋玉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跟苏施君商量过这件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很快。

        郑清放下指头后,脸上立刻浮现出一丝与她之前相似的惴惴不安:“……话虽如此,但应该不会真的有人找她去对质这件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巫顿时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哒哒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阵细微而清脆的蹄声打断了年轻男巫与女巫间的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    郑清循声望去,竟意外看到几匹在舞池里四处溜达的漂亮马儿,它们穿着漂亮的绸衣,蹄铁上嵌着繁杂的魔文,鬃毛有黑有红还有金色,与尾巴一起被修剪的整整齐齐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一匹棕色的小马驹正小心翼翼的向两人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舞会还有盛装舞步表演吗?”郑清小声询问着身旁的女巫——这是他看到那几匹漂亮马儿后的第一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盛装舞步?”蒋玉显然没有理解这个词的含义。

        郑清指了指那几匹马儿,语气带着一丝困惑:“就是那几匹马啊?如果不是盛装舞步表演,为什么给它们穿那么漂亮,还让它们进舞会会场?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巫一把抓住男生的手,按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胡乱比划,小心惹麻烦。”她带着几分紧张与恍然,语速极快的解释道:“它们不是马,是慧骃一族的代表!慧骃是一种古老的魔法生命,介于马人与独角兽之间的神奇物种,非常善良、高贵、骄傲且敏感……你把它当成马,就像别人把我们当成猴子一样!如果被它们听到,会成为非常严重的外交事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慧骃?”郑清重复着这个略显陌生的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在它们的语义中,这个词意味着‘大自然尽善尽美者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女巫幅度很小的摇了摇头:“当然,这种行为就像我们照镜子一样,总会不自觉的美化自己……慧骃与马人一样,非常擅长占星术,对图腾魔法与萨满魔法也有独到的见解。另外,你需要注意,不要在它们面前提及你出身白丁世界的事情……慧骃们把白丁叫做‘耶胡’,认为他们是一群肮脏丑陋的卑鄙生命……不要问我,我也不知道当初发生了什么事让它们产生如此深厚的怨念,但我知道,当初第一次与慧骃打交道的巫师不得不使用变形术变成马的形态,才最终与这些眼睛长在脑门上的家伙对话成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那匹棕色的小马驹踢踢踏踏来到两人面前,扬着头,恢恢混混的说了几句什么,郑清可以清晰的听出来它的话抑扬顿挫,鼻音与喉音很重,与马儿的嘶鸣有着明显的差别。

        郑清看向蒋玉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发现蒋玉也在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它在说什么?”男生眨了眨眼睛,一脸无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巫有些没好气的答道——郑清怀疑即便她会说慧骃语,也会因为那种仿佛含了粘痰的发音方式让她声称不会——停了停,女巫还是开口,发出一串优雅动听的轻鸣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听不懂,但郑清知道她说的应该是凤凰语,这门语言在她这学期的课表上,郑清曾在她预习功课的时候听她吟诵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小棕马显然不属于飞禽之王的管理,对面前好听的鸟叫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蒋玉又尝试了宁芙语、人鱼语、幽灵语、恶魔语等其他几种语言——这些语言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很好听——然而对面的小马驹自始至终都只是恢恢混混,一脸无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听它发音有点像德语……你要不要试试德语?”郑清有些钦佩的看着女巫,同时努力挖掘着自己脑海里那一丝半点的文化积淀,让自己显得不那么无知:“我记得哈布斯堡的查尔斯五世说过,他与上帝谈话说西班牙语,与巫师交流用拉丁语,与情妇说话用意大利语,跟他的马说德语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蒋玉还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    便听一个略显生硬的声音纠正道:“不是德语,是高地荷兰语……但也只是发音方式有些类似,论优雅与语义丰富程度,慧骃的语言远远超过那些蛮族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位年轻巫师看着突然开口说话的小棕马,顿时有些发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会说我们的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郑清试探着反问了一句,同时揣测对方对‘德语’与‘高地荷兰语’的差别如此敏感,大概是想区分慧骃与马之间的差别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嘁,多新鲜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马驹把那个‘嘁’字吐的字正腔圆,鄙夷味道十足:“掌握几种常见语言难道不是智慧生命之间最基本的礼貌吗?你们可以没礼貌的忽视客人的语言,我们却不会在主人的舞会现场失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话一出,两位年轻巫师齐齐黑了脸。

        郑清觉得蒋玉用‘骄傲与敏感’来形容慧骃实在是太委婉了。